夜雨声烦

十年荣耀,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    初见你,你一舞却邪,战无不胜。你在充满荣耀的时刻,却黯然离场。一切好像静寂,我看你还在笑着,正如你还在坚持。比赛本就会有胜负,“某些人老了,已经过时了。”这句话刺痛了书外的我们,我担心你不会再回来,我担心你会放弃,我担心你不能一如既往。
         又是夏天,你的荣耀不会散场。我等待你出场,我等待你书写新的篇章,开创属于你的时代。荣耀,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却牵动了多少人的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 再次见你,不是一叶之秋,手中没有却邪。是君莫笑,手中拿着千机伞。你依然战无不胜,网游,才是你最开始的地方。在这里你遇到了你一生的对手,同时也留下了一生的遗憾。苏沐秋,这个少年的早逝。本该是最好的年华,却早早睡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第十赛季,你终于回归。昔日的荣耀,再次与你邂逅。
          2025,荣耀启航。你生而为王。如果人生很长,只愿有你的荣耀没有散场。叶修,生日快乐,我何其有幸遇到你。

    喻黄《就想这样好好陪你一辈子》
        “队长队长,生日快乐啊!!!哎。队长,你要去哪里啊?队长队长…”此时,喻文州喻队正拿起块面包,涂上果酱,看到自家剑圣一直在一旁喋喋不休,索性塞到了他嘴里。“少天,好好吃早餐。”喻文州笑着对自家剑圣说。某只剑圣终于安静下来,嚼着面包。口齿不清地说:“队长啊!你准备怎么过生日?办生日会吗?用不用本剑圣表演相声啊?还是唱歌吧…唱什么呢?对了,队长你喜欢什么?”“我啊,最喜欢少天了,如果少天把自己送来,我很乐意接受哦。”“队…队…队长,我本来就是你的啊。”看着自家剑圣害羞了,喻文州没说什么,微笑着看着。“哎,队长,你别看了,还是继续说生日吧。”“生日的话,少天想怎么办就怎么办,只要是少天,我都喜欢。”“队长队长,对了我订了蛋糕,我拿给你。”被调戏得脸红的某个剑圣转过身去拿蛋糕了。“是草莓巧克力奶酪蛋糕哦,队长喜不喜欢?会不会太甜了。”虽然某个剑圣此刻看着很轻松,但心里一直想着另一件事呢。“嗯,挺喜欢。”一句话打断了某剑圣的失神。“队长喜欢就好,对了队长,我们先去找叶不羞他们玩吧。”“嗯,走吧!”“向公园出发出发。”小两口就这样欢脱地出了门。来到公园时,叶修他们已经到了。剑圣看到远处的张佳乐,马上扑了过去,凑近他的耳朵:“张佳乐,我跟你说件事啊。”说着拉着张佳乐就往小树林跑。孙哲平一脸茫然地站在那,喻文州明显不高兴了,但不好说什么,虽然在微笑着,但所有人都感到莫名的可怕。“手残,生日快乐。”叶修首先打破了沉默。“谢谢前辈。”喻文州明显心不在焉。(完了,要加训练了,所有蓝雨队员想)“什么?求婚?”张佳乐惊讶地说。“我说张佳乐,你小声点不行吗,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吗,哎哟,真该叫孙哲平好好管管你…”看着渐行渐远的主题,张佳乐表示不想说什么。“兄弟,加油,我们先回去吧!”张佳乐哭笑不得地说出这句话。于是两人立刻跑了回去,孙哲平一见张佳乐立即抱怀里,完全不给张佳乐反应的时间,这下轮到张佳乐茫然了。与此同时,我们的剑圣黄少天大大,也被紧紧地抱着。空气中迷漫着一股醋味,被无视的众人,齐刷刷地拿出了墨镜,进行着自我催眠:我什么也没看见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“还吃不吃蛋糕,我肚子都饿了。”说着,拿出了一根烟。“阿修不许抽烟。”苏沐秋抢下烟,扔进垃圾桶,娴熟地往我们叶修大大嘴里塞了根棒棒糖,叶修一脸无奈地吃着糖,神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。“…烟…不好…江…蛋糕…”“嗯,小周,我们马上去吃。”连我们周泽楷都发话了,众人来到蓝雨俱乐部。“草莓巧克力奶酪蛋糕,话唠,你行啊,是真爱。”“大家都到齐了,我来分蛋糕吧!”“队长,还是我来,你是寿星,好好坐着。”喻文州说不过黄少天,只好坐在了沙发上看自家剑圣切蛋糕。黄少天拿出刀,深深吸一口气,切了下去,果然刀纫碰到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。我们黄少天大大像那些视死如归的一线战士一样,拿着它走到喻文州跟前:“哎…队长…队长…那个…我…爱你,嫁…给我…好不好?”黄少天矛盾地看着自家队长,喻文州“扑哧”一声笑了:“少天,我也爱你,不过应该是你嫁给我才对。”看着黄少天羞红的脸。喻文州从口袋掏出一枚戒指,“本来我想向少天求婚的来着,不过看样子是他抢先了,大家做个见证。”“虐狗啊,有没有人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,换墨镜不容易啊。”叶修开玩笑说。“阿修,你有我,我一直在你身边。”苏沐秋抱紧了叶修,浅浅地亲了他一下。“江…我们…”“我和队长不打扰你们了,我们走了。”“我对这虐狗的世界绝望了,云秀,我们走,去写新本子了。”“我们也走了…。”就这样,人都散光了。“少天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永远都会。”“队长,我也是…我…会…”还没说完,就被一个吻打断了。喻队生日快乐。